我的 ADD

一个小时之前,我睡不着。也许跟每一个失眠的夜晚一样,睡不着很痛苦,脑海里充斥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声音,干扰着我的睡眠。许多时候我都是放弃了睡觉,通过咖啡来维持自己挺到早上。而既然这样的情况也并不常有,也就没有要过度在意的必要了。可是今天不一样,我打开了搜索引擎搜寻我一直以来的疑惑,终于还是解开了。

经历

我永远无法忘记我小时候的生活,却再也记不起其中的细节。小时候,我生活在一座普通小镇的一座四层楼的房子里,虽然内部装修并不豪华,只是一个普通楼阁,在当时的镇上也很常见,但它承载了我很多的回忆。邻居家的孩子都是女孩,我很愿意和她们一起玩,她们也愿意和我玩。或许在当时的父母眼中显得有那么点非主流吧,但是他们在之后的日子里没有过多评价,只是问道,小时候你的玩伴都到哪里去啦?只可惜,她们都没有像我一样读了像样的高中。

后来我接触到了电脑,它摆放在楼梯下面的空间,父母经常会坐在那里使用电脑。我很惊奇,每次都在旁边看着。我看到电脑上弹出不同的窗口来,点击上面的一些按钮,又会弹出更多的窗口。我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就产生了一种所谓创造欲,想要把这一切画下来。家门口有一个台阶,台阶上铺的是黑色的瓷砖,经过长期的踩踏已经变得粗糙不平。我清楚地记得,我拿起白色的粉笔,一次又一次在狭窄的瓷砖上面画着自己印象中的窗口,如痴如醉,却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我画出一个窗口,用手碰了碰上面的按钮,然后再用手擦掉,画上另外一个窗口。我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当时为什么会这么做,显得十分另类了。

再然后,不再是小孩子了,上了初中,知道了这个东西是操作系统————然而学校是不教的,我只能通过搜索和询问他人知道。在当时,我自以为水平超出了所有的老师,事实也似乎在向我证明这一点。我开始疯狂地查询,怎么自己做操作系统?刚开始我认为这是一个特别有趣的议题,并没有看透它干枯的本质。我不断地搜索,不断地看到一些我一点也不感兴趣的文字,可是它们却在真真切切地叙述一个操作系统的产生。说实话,我甚至连操作系统的概念都不知道,只知道他是我日常在电脑上看到的东西。直到最后我发现这个东西并不容易,有很多无聊的概念需要我去理解,而且自己做出来的系统永远比不上自己平常所用的系统的外观。

于是我开始装系统。我随便找下载站下载我不知道是什么形式的系统,然后点击安装程序去安装。当时的系统是 XP,我看到了 Windows 7 的页面,仿佛是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着了魔的想要把它装到那悲惨的电脑上。终于,系统装上了,我惊奇地分享给我的父母。我的父母似乎感到很震惊,却又不知道该怎样去形容和评价。但是后来我发现自己被骗了,电脑越来越卡,直到爸爸把电脑抱到了一位开电脑店的邻居家里面,邻居说这个系统里有好多“插件”,都是“病毒”。我一瞬间感觉到自己的劳动成果受到了冒犯,但是又不敢说。再到后来我终于明白这些都意味着什么,现在已经是系统重装中级高手。

可是上了初中以后我发现数学变难了。实际上小学的时候,某一次期末考试我的数学考了 80 多分,已经是预料之外了,为此我和父母去领成绩单的时候,班主任还多说了几句,那一次让我的印象很深刻。可是初中数学,特别是初中的几何,让我感到特别的难受,很多时候考试会呼吸困难,焦虑。做选择题的时候会犹豫很久,以至于面没有时间做————这也许在现在的学生中也挺普遍的,但是我后来发现我犹豫的动机和普通人犹豫的动机并不一样。我犹豫的动机只是因为脑子想不过来,具体在后文有提及。于是,我的数学有的时候考 90 分,有的时考 100 分左右。考得最好一次,却是在初三的时候,数学是年级第一名,110 分。我的数学老师一向是不太信任我的成绩稳定性的,那一次他夸奖了我。然而上他的课的时候,他故意点我回答问题,我回答不上来,他于是就说这只是因为我运气好。当时我问了其他我认为很大佬的人物,他们考的都没有我高。我清楚地记得,我写最后一题的时候,只剩下十多分钟,我的手在颤抖,到最后写下了一个很奇怪的分数,直到现在我也不敢相信那是我。可是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考过这么好。

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就发现了不对劲。但是周末回家,我依然会把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我喜欢的东西上面————代码。然而这个代码不是真正的代码,而是我自己创造的伪概念。因为当时我没有任何学习途径,很多概念我一点也不了解,沉迷于自己建立的体系之中。直到我写出第一个 Batch 脚本的时候,我才发现创造程序就好比是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新生命一般令人愉悦。

可是我发现我开始对这个东西有一些过度的痴迷了。我的父母怀疑过我有网瘾,我也怀疑过我自己。我发现我和同龄人一点也不一样,我不喜欢玩游戏,一直都不喜欢,除了某些特定的对我口味的游戏,而这些游戏很少很少,并且在当时是根本不存在的。而同龄人却可以围绕一系列的话题聊很久,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那个时候还不流行王者荣耀,但是他们依然能够聊到一起,让我一次又一次感到被孤立。我发现自己与他人的确是有些不同了。

再到后来不断长大,我发现自己面临了一些他人似乎都没有的情况。比如,在一件大任务下焦虑,特别焦虑。而且很急于求成,导致很多事情根本就办不好。健忘,前一秒想到的事情或者灵感,下一秒直接消失得无影无踪。间歇性失眠(高中很疲劳除外),脑子里充斥着声音,这些声音都是我日常所接触的,比如说听过的歌,它们不会自己消失。甚至我感觉自己的大脑对自己有敌意,很多时候我的大脑会不自主地要求我:不要这样做,否则会 XX。这种想法莫名其妙就自己产生了,只是的确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了。有的时候情绪会很低落,因为一件事情办不好;有的时候情绪会很高涨,因为一件事情办好了,然而这两者都是没有必要的。特别在意他人对自己的看法,很希望博得他人对自己的关注,却又不想要显得那么哗众取宠或者矫情,于是一次又一次地隐藏,很少显露出来。

我不止一次想要找到一个沟通对象,发现自己的现实中其实根本不存在这样的人。因为我具有完全不同于同龄人的心境,我讲的话也许他们根本就听不懂。这一切就这样迷迷糊糊地潜入进了我的生活,而我一直以来只能选择习以为常。

ADD 解释了这一切

就在今天,我找到了这一切的原因————ADD。ADD 全称 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 注意力缺失症,是一种精神疾病,而且威力不小。单看疾病的名称似乎就和我的比较吻合。刚开始我是在这篇豆瓣文章中找到的这个概念。原本我以为这个疾病应该只是和我略有皮毛上的牵连,可是我随着阅读的深入发现自己简直完全吻合。

另一种情况是,比如你是一个有高度创造欲的人,总是渴望作画、写小说,但每次却又不肯付诸实施,因你总觉得自己缺乏自律精神,或是缺少强烈的动力,借口多多。更有甚者,你甚至怀疑自己有轻微的抑郁症。其实,真正的原因可能是ADD。ADD患者一般有很强的创造欲,但正是受ADD的影响,他们的创造欲不得发挥,于是导致他们更加抑郁。如果不及早明白这个道理,ADD可能真就导致了抑郁症。

我的确是一个有高度创造欲的人,甚至小时候第一次对计算机产生莫名其妙的兴趣也是因为这一点。然而我只会对感兴趣的事情具有高度创造欲,并且喜欢去实施,但是大多数的实施均以失败告终。我的确怀疑自己有轻微的抑郁症,一直得不到解释,上面的引文中很好地解释了我对我的“轻微抑郁症”的认知。可是我一直都告诉自己无论如何千万不要抑郁,否则自己负担不起,父母也负担不起,活着就失去了意义,也许这也是我一直坚持下来的原因之一吧。

在这篇文章中有一个判断自己是否患有 ADD 的环节,我发现自己几乎命中所有。

  • 在工作或生活中不能注意细节或经常犯粗心的错误;
    • 很多时候犯下的错误连自己都不敢相信,显得智商特别低,而且一看又可以改正回来。
  • 在工作或娱乐中很难保持注意力;
    • 娱乐中可以保持注意力,也许是长久以来的惯性所致。但是工作和学习的确很难保持注意力,需要通过自我刺激才能实现。
  • 别人与你讲话时,你没留意听,经常走神;
    • 这一点不是很符合,因为一直以来我发现自己受到孤立的事实,我一直告诉自己不要用他人无意中令我感到难受的方式来对待他人,于是我很想去倾听别人,哪怕是装的。
  • 不遵从指令且完不成工作;
    • 以前很不喜欢遵从程序化的一切东西,比如课程表,作息时间表,觉得这些东西都没有意义,不知道算不算。
  • 难以组织好工作和活动;
    • 有的时候组织的很好,有的时候组织的很不好。组织的很好的情况是因为被组织人本身就有经验。
  • 逃避、不喜欢或不情愿参加需要持久保持注意力的工作或活动;
    • 我逃避所有与注意力有关的游戏,尤其是恐怖游戏、逃亡游戏,玩着会感到特别的焦虑和痛苦,倒不是因为恐怖不去玩,而是因为压抑,所以不喜欢玩游戏。
  • 丢失工作或活动中的必需品;
    • 很容易丢东西是真的。手机经常忘记放在哪里,需要用 iPad 上的查找去找。
  • 很容易分散注意力(多因外界刺激);
    • 查阅资料的时候很容易点进莫名其妙的链接,即使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
  • 在日常活动中健忘。
    • 健忘是肯定的,思绪和灵感经常消失。

同时也有几点特质很符合

  • 不善于处理金钱或做财务计划。
    • 从前帮老师收钱的时候也很焦虑,好在没有因此出现什么大事,但是每次收的时候都很难受,生怕少了一分一毫。
  • 即使很努力,表现却时好时坏。
  • 无法欣赏自己的优点或了解自己的缺点。
    • 有的时候表现得自大,有的时候表现得自卑。我觉得这样对外界很不好,一直想要隐藏。
  • 解读社交讯息有困难,因此不容易交朋友。
    • 很容易对信息产生误解。如果遇到不那么耐心的人,很有可能发生争执。我依然有朋友,他们在这方面是比较谅解我的,我也逐渐形成了默契。
  • 容易忘记自己及别人的缺点。容易原谅别人。
    • 除非极其讨厌对我造成非常大伤害的人不会原谅,其余的都有可能主动找上门求原谅或者主动原谅别人。

一般人偶尔也会有上述的症状,但是ADD的诊断不是依据你是否曾经有这些症状,而是依据症状的强度和延续时间的长短决定的。

以上列出的症状都是一直存在,从来没有消失的。所以我才认定自己是一个 ADD。

看完这篇文章以后,我又去查阅维基百科的资料,除了与文章中重合的部分以外,我发现了跟脑部有关的信息。

我并不是很确定这个东西跟脑部有必然的联系,但是我又怀疑这至少在我的身上是的确体现出来了,它已经不再是精神层面的东西了。因为我回忆起我从前写试卷的时候,每一次很简单的计算都要列竖式,从来都没有尝试过口算。尤其是科学计数法,带 0 的规律一直以为自己能理清楚,但是一直都理不清楚,每次都是一个个地数,很像小学生。而且每个竖式哪怕再简单也要列好几遍心里才能放心,后来发现这样实在浪费时间于是放弃,然而后来每次计算完毕以后心里都有焦虑的感觉,一直反复地读题目又不知道目的是什么,要采取怎样的行动。解一元二次方程的时候,只用过公式法,从来没试过十字相乘因式分解,而几乎所有的同学都会先用这种方法,但我还是一路挺过来了。上课思维完全无法跟上老师走,只能靠大量的笔记和题目来感悟。很多老师上课写的例题,因为害怕时间太短索性放弃思考。同学要我讲题的时候,我也往往无法当面作出反应,总需要自己研究个几分钟以后才能一口气全部讲出来,而其他的同学可以边思考边讲题。我不知道这一系列行为跟 ADD 有没有关系,但是我长久以来一直觉得自己大脑不清醒,再怎么睡都不清醒,也许原因就在这里。

我也很在意他人对我的看法,无论这个人在我的心中是怎样的地位。很多人可以选择在争论面前不发言,可是我却总是止不住要发言,去表达自己的观点。而且经常说出很直接的话语,让大家觉得我是一个很直接的人。我觉得这些都跟 ADD 有一定必然的联系,我也不希望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根据维基百科上的信息判断,我发现自己是混合型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患者。这只是一个初步的自我诊断,也没有看医生,到时候还是去看一个比较保险。不过也许是因为年龄和心理素质因素,多动并没有体现在行动上,而体现在观点和交流上。

最后更新于: 2021/8/1
Powered by Vue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