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观烟火和习惯于向往美好以后我的变化

时间快到每一次经历这样的总结之时都让我不由得发出感叹。

值得注意的是,从最初写这一个版本的博客(2019 年)开始,几乎每一年我的心理变化都是巨大的,或许对于有些人来说并非如此。2022 年无疑是近些年来变化最大的一年,而到来的 2023 年则很有可能是我真正脱离苦海的一年。

我并不能向自己保证,如此抽象的一个「新的开始」真的可以作为自我完全刷新的契机。我一直都在极力避免自己失望,所以也一直不敢给自己类似的承诺,毕竟已经失败了太多次。

烟火。

从去年十月起,我被鼠辈困扰,因为他对自己的过度自信,我陷入了充分的自我怀疑。即使如此,我依然想要好好活下去,所以我尝试用我自己的方法予以反击,打击他的傲岸和不凡。只可惜这样的方式遭受了包含我在内所有人的质疑。

有趣的是,鼠辈一直没有改变,因为他的大脑空洞不堪,不能接收外界的新思想和新事物。而我却一直在改变,在变得难以伤害,变得更加勇于重拳出击,更重要的是,变得更加自我,也更加专注于自己的利益。

2022 年的 5 月,本身是为了解决我类似 ADD 的症状,在饱受类似于“ADD 不是小孩子得的病吗?”之类的怀疑下,前往医院准备咨询。谁知和医生聊经历的时候,聊着聊着就哭了起来,结果医生让我去做了些测试,诊断出重度抑郁。

其实抑郁就像计算机,人多了以后,无论是好是坏,都变得极为廉价,不值得一提。我想这是好事,但在某种程度上又让我无比惋惜。对于二者都是这样。

在吃药以后,虽然我没有察觉我的行为有多少明显的诡异,但又感觉无论是在心理上还是行动上有了变化。这让我感觉每个日子都过得轻飘飘的,宛如浮在天空中。即使这样,鼠辈对我的心理侵害一直没有停止。

或许有人会好奇这位鼠辈究竟是怎样做到这样无休止的侵蚀的?那是因为我们原本是朝夕相处的人,直到某个时刻我看清了他的真实面目,准备完全摆脱,又感到深深的恨意。我没有办法物理上与他完全保持距离,因而每一天的每一个对眼,对我而言都是一种极为深刻的羞辱。只可惜他的想法没有我这么多,他仍然在认真做着他的光荣事业。

可这真的一点也不令我羡慕。

更有整日视乐色为珍宝的人,以出乎意料的自我封闭能力,贬低他人的同时增加自己的锐气,在此不过多赘述。

只想说这些人给我带来的苦痛折磨,也许这一生也就只有这一段时间有吧。2023 年,我终于迎来了摆脱的机会。

烟火即将熄灭之时,我感到无比的庆幸。2023 年的到来,或许是最近些年最好的喜讯。2023 年或许并不会如我所期望的那样完美,却在客观事实上已经注定了我与痛苦之间的距离——终将变为九霄云外的往事。

只可惜并不会像一些老气横秋的人那样认为这是微不足道的过眼云烟。

最后更新于: 2022/12/31